【咪咕】纪念爱宝的两周岁生日,mark一下~

2014-7-17 09:21 8159 8

[复制链接]
红福-米米 发表于 2014-5-19 14:43 |阅读模式 查看: 8159

红福-米米 楼主

2014-5-19 14:43

盾标申请-爱福特车友会盾标申请
本帖最后由 红福-米米 于 2014-5-19 14:45 编辑

【咪咕】纪念爱宝的两周岁生日,mark一下~

5.18,爱宝两岁,疯玩一天,海吃海喝~
QQ图片20140519142417.jpg QQ图片20140519142253.jpg

时间过的真快啊,换种方式纪念一下~

都说宝宝的出生日,就是麻麻的受难日,但是为了这个可爱的小家伙,值了~

写下这篇回忆,只是简单的希望,大儿子可以一直这样开心的腻着我~

麻麻爱你~


三年前
女人天生爱把减肥挂在嘴边,可是偏偏年年减肥,年年肥。
额滴娘啊,熟人见面第一句话就是,“哟,咪咕,两天不见你怎么又胖了啊!不会是怀了吧?”
咪咕常常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咯咯咯的笑,“你猜?谁哒?”
她性格爽朗惯了,也知道大家喜欢和她开玩笑,所以不以为然。

两年半前
最好的闺蜜,大学时的同学,两年的同事,每次聚会都忍不住数落咪咕两句,“你看你马上快30的人了,还一天到晚玩啊玩的,真不打算要孩子啦?”
“不要不要就不要,两个人想去哪去哪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有了孩子多累赘啊~”,咪咕不耐烦的说着。
闺蜜不依不饶,“记住我说的话,有本事你就这辈子都不要。别回头四十好几,羡慕身边有孩子的,忍不住又想要了,不仅害了孩子还害了你自己。“

。。。!!!。。。!!!
不知道是大脑秀逗了一下,还是被闺蜜的话刺激到了,反正咪咕这回很乖,没有顶嘴。

两年前
熟人见面刚要开口~
”打住打住打住,是不是想挤兑我说,怎么又胖了啊?告诉你,我怀孕了,好几个月了,努力屯肉中ing,哈哈。“咪咕快人快语,照旧是爽朗的笑着。

怀孕的那十个月
说来也怪,神经大条的咪咕很是假小子,可偏偏害怕打针和看《动物世界》,孕检对于她来说简直像上刑,不是抽血就是验指血,次次不落永不落空。记得查糖耐的时候,一上午抽了四管血简直快要了她的小命了,老公的胳膊也像果料面包一样,被她掐得红一块绿一块的。。。。。

潜意识催眠
咪咕自己从没想过会这么快就决定要个宝宝,如此怕疼的她同时也想好了一定得选剖腹产。但是,看书聊天找度娘,身边所有人都说顺产对宝宝和女人好,反正横竖都是死,顺产就顺产。

潜意识催眠就这样开始了,”不生孩子的女人不是完整的女人“,”别的女人都能挺过来,我这么牛各肯定没问题的“,”不是有拉玛泽,还是拉梅兹呼吸大法吗,我天天练还不成啊“,”生的快的两三个小时就搞定了,再怕疼两三小时我怎么也挺过来了“,”不怕疼不怕疼不怕疼,我就不怕疼,哈哈“。。。。。

胎位不正
就在潜意识催眠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效的时候,8个多月的孕检时,大夫告诉咪咕,宝宝淘气翻了个跟头,目前的状态是胎位不正足先露,还W绕颈。。。宝贝啊,你这是得多淘气呀~
大夫建议足月后立马选日子进行剖腹产,否则,踢破羊水可不是闹着玩的。。。。






手术台上
也好也好,至少生之前不会疼了,咪咕这样安慰自己。

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,主刀大夫还跟她开玩笑呢,”哟~ 你这肚皮可够厚的,生完了好好减减肥。“
咪咕也在笑,可是笑的声音不再爽朗,颤音严重还止不住的抖,不知道是因为光着身子,还是因为害怕什么,总之一直在抖。。。。

”要打麻药了,蜷身子含胸,使劲蜷!见过虾米吗,蜷啊你倒是!“大夫的口气并不温柔。
”肚子太大,我努力了,真的。“咪咕委屈的说着。

一针,两针,三针。。。大夫的手在咪咕的后背上一点一点的往下挪动着,咪咕脑子里飞快的转着”打麻药真的用这么多针吗?不会是没扎对地方吧,⊙﹏⊙b汗“
”你这个皮下渗血啊,术后不能用镇痛棒,记一下。“大夫又冷冷的丢出一句话。
”哦。“咪咕应着声,脑子里飘着个问号,什么是镇痛棒?

躺正了,好像开始切肚皮了,说实话真没什么感觉,就是止不住的全身发抖。
我记得鼻子上一直挂着个管,看着上面的无影灯,瞟瞟旁边的小仪器,时间好像过的很慢,宝宝怎么还没出来呢,男孩女孩啊,都最后一次B超了也不告诉我一下,真是的。。。。

正当咪咕还在天马行空的左想右想的时候,脑袋边突然站了个人,有点像考试时的监考老师吧,看看表和小仪器对着主刀说”你们动作得快点,这都半天了,得赶紧弄出来!“
又看看我,问道”有什么感觉吗?“
她不问这句话还好,问完了以后我突然觉得天旋地转的晕,”晕,有点晕,我好晕。。。“干干的嘴唇,挤出了几句抖抖的声音。

小仪器上的数字在往下掉,40.。。31.。。27.。。我好像脸上被罩上了什么,瞬间没了意识。
睁开眼的时候,有个大夫拿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,”看一下啊,儿子。“说实话,我什么都没看见,还晕着呢。
似乎少点什么?好像少了电视里小婴儿的啼哭声!黑乎乎的儿子被立马拿到另一边,连甩带拍好不容易才出了一丝丝沙哑的声音,然后就不见了。再然后我也被推出了手术室。

那一次的痛,痛入骨底
回到病房,我庆幸家里人给调了个单间。我是早上的第一台手术,却久久不见儿子回到身边,护士的回话是我儿子体温太低,要在保温箱里多待会,这一待就是早上的9点多到下午的4点。
我的麻药劲早过了,长